郑润宇:索布恰克参选--2018俄罗斯总统大选的搅局还是新生态的开始?

来源:东方网

转载链接:http://pinglun.eastday.com/p/20171027/u1ai10954820.html


 还有不到5个月时间,即将迎来2018俄罗斯总统大选。这次大选结果将决定未来6年俄罗斯的命运,对未来世界格局的走向也将产生影响。但目前从俄罗斯国内政治生态来看,克里姆林宫避免高谈论此事,普京也一直低调回应是否参选。同时,其他参选人的陆续登台,使俄国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这台戏,开始推出新的故事情节。目前,最有戏剧色彩的就是10月18日索布恰克宣布参选2018年的新总统。这无疑是目前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最有意思的看点。

  索布恰克的追求

  索布恰克参选的竞选口号是“反对一切”,并没有明确的政治理念或政治纲领,更多表现为一种态度,即反感和厌倦现有的沉旧政治面孔,寻求改变,反对所有现在的一切政治旧事物。从索布恰克本身的竞选宣传来看,其对是否当选总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她号召的重点是反对现有政治结构,寻求改变。在这一点上,其承接了2012年反对派联盟的基本态度,在对待普京上立场一致。面对2018总统大选这个具体的目标上,索布恰克提出反对普京再次当选,是具有号召力,并会产生真实影响的。

  索布恰克本人是成功的电视人,对公众收视率的把握有着极高的敏锐度。其主主持的几档俄罗斯收视率极高的真人秀和选秀节目的高收视率,反映她熟练掌握对电视业热点的炒作和影响力的制造。索布恰克从早年的成功Дом2的真人秀节目开始,就已开始积累了大量的粉丝,近年来的选秀节目更使其成为一颗公众视野中的明星。其粉丝众多,被关注度极高,仅以其TWITTER的粉丝量为例,目前达166万人(只有俄罗斯网红反对派纳瓦尔内的TWITTER粉丝量可以与之匹敌,他的粉丝量为212万。其他反对派的,如政治新星古德科夫为25万关注量,激进左派领袖乌达佐夫为14万,霍多尔科夫斯基69万)。

  从她的专业电视人的角度来说,其“反对一切”这个政治态度有着很大受众群体。其态度的争议性,作为话题也会更大程度的吸引关注度,这些对她来说是极其有利的。

  普京怎么想?

  索布恰克参选,与普京是否有关系?对普京来说是利是弊?这些预判还为时过早。普京提过俄罗斯出现女总统的可能性,以及中国国内媒体反复强调的索布恰克的父亲2000年之前对于普京的提拔之恩,但这些似乎与眼前的2018大选并没有可联系的因果关系。普京在2000-2008年前两任期内完成了清除地方寡头权力,重新中央权力最大化后,其权力结构已经非常稳定,在施政方面已经真正推行普京的俄罗斯的战略设计,这之后的普京已不是之前的普京了。同时,索布恰克与其父的工作内容、处事风格相差甚远,她与普京本身也无直接利益交集。反而是2012年索布恰克的明确反普京立场,使其政治态度上的“反普京”是一个重要的标志。从索布恰克自身的政治热情度来说,她的参选,可从她自身的价值追求以及对目前政治生态的不满中找到线索。她从2012开始的反对派之路,在多次大型集会公开表态,反对普京。在2012年大选结束后还参加了俄罗斯反对派的全国协调理事会。在这次她宣布参选后,索布恰克自己也明确表示普京会不高兴她的参选。

  索布恰克的参选,增加了选举的新闻色彩和故事性,但目前对普京影响有限。去年的杜马选举,以及今年9月的地方选兴趣,统俄党的全胜,从选举操作层面,为普京当选摸了底,和做足了铺垫,并通过两次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从技术层面,统俄党及普京,注意参选过程的低调和不张扬,重点鼓励和调动民众可以接受的选票量。避免2011年杜马选举过程中,大规模的宣传和拉票,以及暗箱操作,导致实际结果远远超过选民的心理承受预设底线,成为导火索引发之后持续的抗议。目前,普京在技术层面,尽可能的推迟参选表态,尽可能低调公开谈及这个问题,避免引发再度的抗议。同时,其他各种新力量的出现,如索布恰克的参选,可以一方面增加2018总统大选合理合法的认知度,同时可以转移因大选而针对普京的各种抗议。并且,反对派内部出现分裂和选票分流,对普京来说是愿意乐见其成的事实。

  反对派怎么想?

  俄罗斯反对派最抢眼的总统参选人纳瓦尔内,其并不欢迎索布恰克参选。在纳瓦尔内的自媒体视频公众平台上,在索布恰克参选之前纳瓦尔内就直接表达了这个观点。纳瓦尔内首先认为索布恰克不是一个政治家,并没有政治家的素质和明确政治述求。纳瓦尔内对索布恰克的看法有一定代表性,其基本认为索布恰克的政治观点就是幼稚,一种类似于仅仅表达我喜欢或我不喜欢,我高兴或我不高兴的态度,完全缺乏政治家的成熟度。这种类似态度,在各种评价索布恰克的俄语平台上都可以看到。俄国反对派内部也很多持此种观点。政治新星古德科夫对索布恰克的参选是反对派中少有的相对欢迎态度,虽然对索布恰克本人的政治能力也并不看好,但他认可更多的总统候选人积极参选,对俄罗斯的政治生态发展是有益的。但老派的反对派如霍多尔科夫斯基则对选举本身已经彻底失去信心,对于索布恰克参选本身并没有兴趣。

  俄罗斯体制外反对派本身就是一个分裂的阵营。纳瓦尔内个人层面与索布恰克的私人关系其实还算不错,他对索布恰克的参选表示不满的重点在于,索布恰克的参选必希然会反对派的选票再次分流。预计索布恰克能获得的支持率为5%左右,与纳瓦尔内的支持率相近。纳瓦尔内目前还在为Kiovles的案件所纠缠,是否会因这个原因,最终被取消总统候选人资格也是一个很大的问号。此外,纳瓦尔内较为极端的民族主义立场,在反对派内部也并不被很多反对派领袖所认同。他的其激进性色彩,也触动了俄国民众最担心的出现政治动荡的心理底线。

  向一潭死水中丢了一块坚硬的石头

  2012年的俄罗斯总统大选,反对派一方面在全国范围内的活动风声水起,但最终没有对普京产生重返克里姆林宫产生实际效力,并导致了普京在2012年后的数年前从法律、人事、互联网管理等各个层面加强对反对派的打压。2018年的大选,反对派能否集中力量,推出自己的领袖,对于俄罗斯的公民社会的发展是有重要意义的。但纳瓦尔内的极端,与索布恰克的政治不成熟,都离这个目标太远。索布恰克本身就是一个热点充满争议。她的出现,一方面会增加民众对总统大选的正面看法,并增加投票参与度,同时分离一部分反对派选票,这些都是克里姆林宫愿意看到的;另一方面,从去年的杜马选兴趣以及今年9月的俄罗斯地方选举来看,目前俄罗斯选举最大的问题就是民众的参与度极低,有大量选民并不参加投票,其中以青年为主体,而这一个群体是可以在短期内激活,并释放巨大政治能量(这在两周前10月7日俄罗斯全国范围内的集会已经看出一定的迹象),一旦反对派在反普问题上达成一致,将原先的放弃的选票全部激活,这个结果也是个未知的巨大变数。尽管俄罗斯大选本身,在最后的投票和选票统计层面有很多的有意无意的技术漏洞,但青年更大程度的参与投票,对俄罗斯目前的政治生态的冲击是极为明显的。在这背景下索布恰克的参选,确实是激活俄罗斯政治生活一潭死水的一颗有力的石头。(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学者郑润宇)

Last updated: 2017-10-27 16:23:00         Views: 634

中心成果 AchievementsMore...